话落,萧肃非常见机行事地弯下腰身将小米豆放置在地板上,轻声:“小米豆乖呀,去你爹地那边。.『.co”

    说完他似乎想到什么,抬起头看向夜莫深。

    “夜少,您的身T没什么事了吗?刚才您晕倒了,这会儿醒来没有其他状况吧?要不……我叫医生过来看看?”

    夜莫深薄唇抿了抿,自己除了刚才起身的时候脑袋传来的剧痛之外,便没有其他状况了,因为大概猜到了前因后果,所以夜莫深觉得自己应该是被刺激了大脑,记忆差点冲破那道封印,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情况发生。

    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,那他有什么问题?

    思及此,夜莫深冷声:“不必,现在就回去吧?!?br />
    说完,他低头看了一眼不愿意过来的小米豆,目光一柔,声音也低了J分。

    “过来,爹地带你回家?!?br />
    小米豆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撅着嘴,虽然很不想承认,可是他好像被刚才爹地那句话给秒到了,感觉自己小心脏麻了一下,然后他口嫌T正直地朝夜莫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他跟前的时候,夜莫深抬手就将他捞了起来,小米豆哼了一声,将脑袋转向别处。
    “坏爹地,我才不是要跟着你,我只是想见妈咪而已?!?br />
    萧肃看着这一幕,在心里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夜少这个儿子,也太傲娇了。

    “嗯?!?br />
    夜莫深完全不介意什么,反正只要他乖乖在呆在自己怀里就行,自己的儿子跑到别的男人怀里去,尽管那个人是自己的助理,那也不行。

    思及此,夜莫深不经意地抬眸瞥了萧肃一眼。

    萧肃正准备跟着夜莫深一起离开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一道幽幽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脸上,他的身T顿时僵住,不过很快这道视线就移开了。

    因为夜莫深抱着小米豆出去了。

    萧肃跟在他们的身后,一起出了医院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担心夜少的身T,不过看他的样子,应该是没有问题才对。

    而且担心夜少这种事情,还是等见到少NN的时候再说吧,相比起来,韩沐紫才是那个最会担心的人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客厅里一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,谁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尉迟金是完全没有料到夜莫深居然是记忆被刺激了,现在脑海里想的全部都是如果夜莫深把一切都想起来,然后记恨他这个外公做的事情怎么办?到时候自己好不容易认回来的外孙,岂不是就要这样弃他而去了?

    那他留下来的家产,到时候给谁?

    尉迟金看了一眼宋安,她神Se懒懒地坐在那里,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果他立的遗嘱里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宋安,估计这个丫头能眼睛都不眨就把这些东西全部捐出去。

    虽然捐出去可以做善事,但那也是他一辈子的心血、

    尉迟金找到夜莫深之后都打算好了,让他和端木家订婚,自己死后就捐一部份财产做善事,剩下的都是夜莫深的。
<
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

恒兴烧坊 | 鄂州新闻 | 赖永初 | 孝感新闻 | 助孕网 | 助孕网 | 助孕网 | 北宋皇帝 | 高鹰代孕 | 电子竞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