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家庄代孕公司 > 校园都市 > 大道朝天 > 第四十九章因果就是不看你一眼
    世间所有事都在因果中。Ω Δ.Ω.co

    十年生死。

    孤坟内外。

    ai你三千遍却还是要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高山流水知音,城门收尸故J。

    听君一言,便赴千里之外为君杀人。

    君不需言语,虽千万人吾也要为君杀出人海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因果。

    不用说什么红尘滚滚如江水而来,也不用谈什么三生三世,在枕上辗转反侧,食不知味,莫名消得人憔悴。

    山间有一朵花,承受着Y光雨露,孤单很多年,你若恰好路过看了它一眼,便是你们的因果。

    你自山间离开,再无人看它一眼,这还是你们的因果。
    直至又有人来,看了它一眼,便在花畔修了C屋住下,日日辛勤照料浇灌,才会转成另一段因果。

    人的每段因果都是一个由此及彼的直线,无数因果便是无数道线,那些线总会在某个点相遇,也等于是指向那个点。

    而那个点就是你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是谁?

    我是景Y。

    那景Y是谁?

    很多很多年前,有个人从朝歌城来到青山,他开始修行,在上德峰里闭关,只偶尔陪师兄与柳词、元骑鲸吃两顿火锅。

    其后那些年,他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发呆,也曾经帮着那把妖剑和那只妖猫躲避师兄与尸狗的追踪。

    数十年前他要飞升了,想为青山做些准备,于是去了一趟朝歌城,在满天飞雪里看到了那个F人腹里的娃娃,J年后又在某个小山村里看到了另一个娃娃。

    景Y不是叫景Y这个名字、拥有景Y的记忆与天赋、景Y容貌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因为容貌是可以改变的,记忆与天赋是可以继承的,名字是可以改的。

    景Y其实不是景Y,他是赵腊月与柳十岁的师父,是元骑鲸ai恨J加的小师叔,是鹿国公府里那些碎瓷P的怨主,是整座青山看了千年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我们其实也不是我们,我们是父母的孩子,是孩子的父母,是伴侣的伴侣,是酒友的酒友,是赌伴的赌伴,是世界眼里的我们。

    因果指向的那个点是我们。

    而我们与世界互为因果。

    所以想要证明我们就是我们,请从那些因果线的另一端说起,如此方能不可替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光峰很安静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没有J个人能听懂井九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——我就是我之所有因果的指向。

    事实上他只说了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其余那些都是每个人生出的不同认知。<
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

恒兴烧坊 | 鄂州新闻 | 赖永初 | 孝感新闻 | 助孕网 | 助孕网 | 助孕网 | 北宋皇帝 | 高鹰代孕 | 电子竞技 |